董大然的肚腩

我的墙头跟我开过的车一样多

2d脱的小马甲转个头就3d拿在手里???
怎么肥四??!

君问归期

痴情军师董x落魄皇帝我然哥
【人设一时爽,写文火葬场】仿佛便秘般把文挤出来。最近低血糖,大家抱着过来吃根辣条的心看看就行了哈~
【跟标题没有1毛钱关系哈,我只是特别喜欢李商隐那句个《夜雨寄北》】
        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
        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        庆城二十五年,刘国被灭,刘王仓荒逃窜,无人见其踪影。没有人知道血洗刘国只是为了一个军师。

         "子健,我命厨房给你做了你喜欢的牛奶糕,快试试"
         "王请叫我董军师"
         "董子健,你别给脸不要脸!"张一山把牛奶糕摔在地上,他费劲心思联合王俊凯把刘国铲除,只为把董子健从刘昊然身边夺过来,他好生哄着,他人却不自知,已经一个月过去了,董子健依旧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,他不想再忍了。可是每次看到董子健那双空灵的琥珀般的眸子他又软下心来了,那双眸子曾经是那么的好看,仿佛会说话。
       "董子健,你知不知道我随时就可以把你!"张一山咬牙切齿,身上红炮的袖口处被他攥得死死的。如果可以。他比刘昊然更爱他。
       "他会回来的…他说他会回来接我的"更多时候董子健嘴里只是病态般地喃喃着这句话。
       "他,不会回来的了!"张一山红了眼,一把把董子健推到床上,把董子健身上仅有的素衣褪至下半身,急于在董子健身上烙下自己的印记,想看着董子健在他身下求饶的样子。张一山动作粗鲁且毫无技巧可言,董子健拼命把张一山从身上推开,看着清瘦的张一山因长期的训练变得有力,他把膝盖把董子健的双腿分开,嘴唇急切吻上身下人那白到仿佛能看到血管的颈脖。董子健眼里波光潋滟,却倔强着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。过了一会…董子健突然认命般地不反抗了"我跟你在一起,但你让我知道刘昊然是生是死好不好"张一山放开了他,一拂袖子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殿之内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一山坐在龙椅之上,脸上是遮盖不住的怒气。
【王大陆上前听令,命你7日之内,不管用什么方法,也要把刘昊然找出来】

        【臣接旨】没有了权利的王跟平明百姓相比多得只是一份想东山再起的心。王大陆不明白张一山这样做的原因,张一山花了两年时间联合王俊凯把刘国攻下,为的只是扩张领土吗?可是他偏偏留住刘国的军师好生好养…

        彼时的刘昊然在董子健的计划之下成功逃离了国土,隐居于苍山之上。他不甘心,他想复辟刘国,他要把董子健风风光光地接回来了。春,夏,秋,冬…刘昊然在山林里勤习练武,他在等,祭天大典便是他把董子健夺回身边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 离祭天大典还有3天,刘昊然把自己乔装打扮了一番,便赶往张国。他伪装成卖鱼的贩夫走卒,每天观察留意着在张国流通的小道消息。【听说王今天会微服私访】【王喜好男色,整天把从刘国捋回来的军师带在身边】【张国要垮咯~】

        刘昊然把斗笠压低,拳头紧握,匆匆走回住处,他已经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。董子健没有想到他再次见到刘昊然是会以这样低下的姿态,他看到了刘昊然被侍卫压在大殿之上,只要刘昊然有一丝反动,任何一个侍卫轻轻一刀就可以把他的性命轻易结束。刘昊然从苍山出城,就已经知道他被人跟踪了,绕是他武功再好,也敌不众寡。

       【昊然】这个董子健曾经心心念念的名字,此刻竟如鲠在喉~他感受到了肩膀传来的力量,张一山搂着他,在他耳边亲昵地耳语,但那是在外人看来。张一山实际上用力地捏住了他的手臂,跟他说,你喜欢的是我,让他死了这条心。我就放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 【昊然,你过得好吗】董子健红了双眼,他看向刘昊然。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他们仓煌逃窜的时候,他问刘昊然,你会回来接我吗?刘昊然说,他会。

       【小董】刘昊然垂下头,眼泪滴在刀锋之上,滑落在华丽的地毯之上。他老了许多,脸上长出了青青的胡渣,原本白净的脸庞变得黝黑瘦削。

       【小董,你要不要跟我走,当年我没有勇气,让你留在这里,现在我想把你带走】他抬起头来,看着董子健。

       【昊然,我不想看到你死】

       【小董,你就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吧】刘昊然笑着看向董子健,他还是那个带着虎牙的稚气少年。

      【刘昊然,如果你带不走我,那你记得自己先走哦】

      【我会带你一起走的】话音刚落,刘昊然一把推开架在他身上的刀子,冲上龙椅拉住了董子健的手。

      【都给我上,抓住刘昊然,不要伤到董子健,不然立斩】张一山一声令下,侍卫一拥而上,董子健把龙椅旁的青龙剑一把抽起,扔到刘昊然手上。刘昊然一手拉着董子健,一手用青龙剑抵御着源源不断的侍卫,气势如虹。张一山见情况不妙,从龙椅一蹬而起,从侍卫中夺过铁剑,直指刘昊然喉咙,他只有赌一把了。董子健侧过头,他的手还被刘昊然紧握着。

      【小董,你为我付出太多了,如果我不能把你带走,那你千万不要记住我,然后,好好活着】

      【昊然我不会让你死的】董子健挣开刘昊然紧握的手,一把握住剑身,防止张一山再发力。张一山看着董子健握住剑身的手,鲜血缓缓从手中流出,顺着董子健的手腕,一滴一滴滴到昂贵的地毯之前,与鲜红的地毯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  【张一山,我知道,只要我还活着,你就不会放过刘昊然。那么,我们做一个交易,我死了,你放过刘昊然好不好】董子健对着他笑,那是张一山在把他带到张国之后他笑得最好看的一次。【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答应咯】董子健笑着,从分心的张一山手里夺过长剑,长剑划破了董子健的喉咙,献血一瞬间染红董子健的青衣,长剑从手中滑落。

       【小董~】【子健~】(自己脑补画面,其实是我写不出来)

       【刘昊然,你走吧】张一山如破败的木偶跪坐在地毯之上,刘昊然一把抱起董子健,头也不回走出大殿之外,所走之路,滴满了董子健的鲜血,红得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 刘昊然背着董子健穿过闹市,一路到达仓山。
        他说【小董,我来带你回家了】
        他说【小董,我们快要到了】
        他说【小董,我种了你最爱的桃花】
        他说【小董,我们到家了】

        他把董子健葬在桃花之下,桃花旁上的石桌,一人,一棋,一酒,两杯。
       他说【小董,是我负了你】话落,酒入喉。

       两天之后,祭天大典举行,张一山一身素黑,唯独领口用金线绣了一个"董"。张一山正襟危坐于龙椅左侧,右边显得有些空荡,只因身旁再无那人。

       戏台上的正唱着那《长生殿》——双星在上,我李隆基与杨玉环,情重恩深,愿世世生生,共为夫妇,永不相离。有渝此盟,双星鉴之。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誓绵绵无绝期。
龙椅之上,早已泪眼婆娑。

      又有人言,祭天大典当天有一柴夫,上山砍柴,遇雨,见一茅屋便寻思着去躲雨。茅屋旁的桃花开得格外的红,树下石桌有一青年睡得正酣,嘴角含笑。不忍打扰,雨停,便离去。

终于~【end】
有种数学高考卷上,我只写了个 解 ,却依然威风堂堂走出考场的样子。

竟然没人喜欢千秋!!!
奇怪!!!虽然我也是在直播中转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!!!
大家看他跟片片的直播两只真的超可爱的,千秋仿佛片片小迷妹,超级乖巧,私下衣品也hin好呢!!!
你们别动手,这安利我自己吃!!!

图片来源看水印。

谢谢房间号为空的提供的小董…
以海报作业为名一波私心一发我小董
师兄弟糖真好嗑!